广西贵港市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走进贵港 > 风土人情

龙涡瀑布天上来(港北)

2018-09-25 10:26     来源:贵港日报
【字体: 打印
龙涡瀑布天上来(港北)

    听说港北区东塘山有个不错的瀑布,叫龙涡瀑布,还养在深闺之中。于是约朋友前往,我就想去看看,这养在深闺人未识的龙涡瀑布到底有怎样的光景。

  从贵港市城区到大圩也就十多公里,此时正是阳春三月,郊外春光无限。车窗外不时掠过大片大片的油菜花,在温暖的阳光照耀下金光闪闪,正所谓“黄花如撒金”。这撒了黄金的大地光彩夺目,那耀眼的金黄色和铺天盖地的气势所展现出来的蓬勃生机,让人兴奋,也充满着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有的油菜花地和其它碧绿的菜畦相间,这时候大地上就像铺展着一块块黄绿相间、层次分明的地毯,又显得多姿多彩,也让人赏心悦目。边看着路上风景,我又回想起以前曾去看过的瀑布。比如,贵州黄果树大瀑布,那气雾中的巨匹白练仿佛从天而降,一直垂挂在我的记忆中。也看过云南曲靖的九龙瀑布,那形态各异的瀑布或雄伟险峻,或秀美舒缓,仿佛大地在弹奏着自己喜欢的乐章。也看过彩虹下的重庆万州大瀑布,那弥漫着的瀑雾,流光溢彩,恍如梦中。也看过广西横县的九龙瀑布,那在山谷中奔腾、跳跃的白龙,仿佛我的青春年少狂放不羁。也看过太平军古战场广西桂平市风门坳的马射尿瀑布,那从碧绿的半山腰间喷射而出的一条白线,直注到山脚下的一泓清碧之中,让人想到那即将奔驰而去的战马,淡定、无畏……山水间的瀑布,就是那么让人神往!

  不知不觉中已来到了东塘村,在一间青砖瓦房的墙上,一个泥土方砖作底座的老石磨的上方,挂有“港北区文学艺术界联合会龙涡瀑布采风创作基地”的牌子,看来,港北区不少文人已到过这里了。

  从“创作基地”到龙涡瀑布要步行一段乡间小路。路上,那龙眼树的花儿正以阵阵的清香迎接着我们,还有各种各样的山花点缀在林间、坡地上,五彩缤纷,令人目不暇接。这些山花们,她们静静地在野外开放,仿佛遗世而独立,那晶莹的露珠凝在花瓣上,在阳光的打照下,一切都显得那么清纯、圣洁。鸟儿在林间鸣叫着,不时又在我们眼前飞过,仿佛是想带着我们往目的地赶去,因为这儿是它们的家,它们熟悉每一段山路,熟悉每一棵树木,熟悉每一泓碧水,它们知道山溪绕过那道波谷,又在那儿奔向前方,成为这东塘山最动听的歌声。

  没多久,东塘山第一道瀑布就出现在我们面前。这道瀑布落差仅10米左右,水流沿着半弯的岩壁直泻而下,打在潭底绽放出洁白水花。在阳光的照耀和披上青黄色苔藓山岩的映衬下,那水流显得更加洁白,而那溅起的水花,在升腾的薄雾中,会放射出迷人的光芒。这瀑布的周边,空气非常清新,也让人感到其透出的阵阵寒意。瀑布下的潭不深,要是在炎夏,站在潭里任凭飞流击打,一定会非常舒服。平心而论,这级瀑布算不得壮观,但我欣赏它的随意、自在,我也想到了老子所说的“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对于这级瀑布,岩壁再高些也好,再低些也没问题,它只管走自己的路,这样的品格其实才最接近道。如果这股水让它流到黄果树,那么它也会惊天动地咆哮而下。当地人说:“天下之瀑十有九,最好惟有东塘山。”看得出那是深厚的乡土情怀,这也没什么值得奇怪,正所谓“甜不甜家乡水,亲不亲故乡人”是也。

  继续往里走,可以看得出东塘山还处于原始状态,山上的植被十分茂密,林木间青藤垂挂,有的树木长着长着顶上好象就变成了山藤往四面八方披挂。有的山藤如游龙一般前不见首后不见尾,不知道还要游走多远。有的山藤直接就从树根开始绕住树干往上攀登,到了树顶无处可绕,于是倒挂下来,又去绕住另一棵树木。有的山藤沿溪而行,之后爬石、爬坡、爬树而去,有的又没入草丛中,可是任你再仔细地观察,大多时候却寻不到山藤的来龙去脉。路上见到有树木早已折断,而且树木已经干枯直至腐烂了,但山藤还在那儿缠着,不知其中是否有着伤感的动人故事?

  溪流两岸,不时见有草花点缀在草丛中,偶有彩蝶翩翩起舞,又在花草中翻飞,时而又和花儿忘情地亲吻,仿佛那娇艳的花儿就是它的情人。溪水清澈见底,这溪水没走多远,又停下来成为了一泓碧水,但见水中时有蝌蚪潜游,同行中一女文友刚看到时,惊呼道:“哗,那么多的小鱼精,你看它们游到我这边来了,好可爱啊!”连小鱼和蝌蚪都分不清,这成为了我们打趣的笑话。溪涧中有很多石头,有的很大,有的是鹅卵石,冒出水面的部分均淡淡地覆盖着一层青黄色的苔藓,让人觉得这和周边环境倒是恰到好处地吻合。

  山路时而曲折,时而似乎又无路可走,周围只有杂树和山藤盘绕,而乱石铺张,好似要等着我们走过去了,才有路,才成为路。幸好向导老梁熟悉这里,在他的带领下,没多久就看到了龙涡瀑布。但见绿树掩映下的一条白练披挂而下,在白练周围则是朦朦胧胧的薄雾轻纱。抬头望去,树木是那样的翠绿,天空是那样的纯净,白云是那样的洁白,而那道瀑布仿佛就是从天河上、从白云间款款流下来的,流到了东塘山才倾注而下,泻在层叠的岩石上,再从岩石上溅射出水花,水花似飞珠迸玉般四散而下,让我想起了“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的动人乐曲。

  这道高近40米的瀑布冲到了潭底又激起了层层白浪,之后山水又继续往下奔驰,转眼间两次冲下两三米高的岩层下,又形成了两级瀑布。在雾气弥漫的绿林下静望这龙涡瀑布,我情不自禁地吟起李白的诗来:“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尽管李白他望的是庐山瀑布,但此情此景和庐山瀑布又差多远呢?龙涡瀑布也是从银河上落下来的吧?

  当然,龙涡瀑布就是龙涡瀑布,它唱的是它自己的歌,这清脆的水流声就是它的歌声吧,我想,如雷霆万钧的黄果树大瀑布也好,如万马奔腾、期间又放缓脚步的九龙瀑布也好,如一注小小的清流也好,这瀑布、这山溪乃至大江长河,它们从不会去攀比什么,它们只听候着内心的召唤,那其实就是大海的召唤,它们懂得享受追求的幸福,所以它们无论于何时何地都能踏歌而行、坚定向前。而对于大海来说,则是“海不辞水,故能成其大”也。

  龙涡瀑布啊,在我眼里,你也是一首有着无穷韵味的抒情诗吧,你无畏向前去开拓的将是一片新的天地,而此刻就让我拥你入怀吧,让我也永远地充满着青春活力……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