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智慧荷城
简体版|繁体版
支持IPv6
当前位置:首页 > 数据发布 > 经济指标主题

贵港市人口呈老年化趋势

2021-10-15 17:57     来源:贵港市统计局     作者:王雅民
分享 微信
微博 空间 qq
【字体: 打印

2020年11月1日,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以下简称“七人普”))正式拉开帷幕,贵港市紧跟人口普查钟声盛启。经过全市普查员的日夜奋战,全面查清全市自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以下简称“六人普”)以来人口的最新情况。

一、人口结构逐渐改变

根据“七人普”数据显示,与“六人普”数据相比,0-14岁人口占总人口比重,下降0.32%;15-59岁人口占总人口比重,下降3.46%。60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比重,增长3.78%,其中:65岁及以上人口占常住人口比重,提高3.21%,全市人口占总人口比重出现“两低一高”,人口年龄保持增长,但人口增长速度逐年降低,人口年龄结构发生变化,人口老龄化严峻,对全市人口长期均衡发展带来新的挑战。

              贵港市十年人口结构变化情况

                                                单位:万人、%


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

占总人口比例(%)

2020年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

占总人口比例(%)

占总人口比例增长(下降)%

0-14岁

110.22

26.76

114.12

26.44

-0.32

15-59岁

249.74

60.63

246.78

57.17

-3.46

60岁以上

51.92

12.61

70.73

16.39

3.78

二、人口老龄化的原因分析

(一)计划生育改变人口结构1970年,中国出台人口生育政策,全国生育率开始第一次下降,1980年实行独生子女政策,人口生育率二次下降,1982年9月计划生育被定为基本国策,同年12月写入宪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25条规定:“国家推行计划生育,使人口的增长同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相适应。”第49条还规定:“夫妻双方有实行计划生育的义务。”而《婚姻法》则将计划生育作为一个基本原则确立在总则之中。人口生育进入严格独生子女时期,人口生育率第三次下降,这是当时状态下的生育国情。2010年至2015年,五年间计划生育制约0-5岁二孩出生。

(二)二孩生育政策出台晚点2013年国家发现了人口生育率下降问题的严重性,2015年,在实行"一胎半"(即有的地区第一胎为女孩的夫妇可以生二胎)政策的地区放开二胎,人口仍然下降,少子化和老龄化引起了国家决策层的关注,2015年12月27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修订后的《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全面二孩”政策于2016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实现全国全面放开二孩的目标。但从2013年至2015年,影响了一大批70左右年龄段生育人口,增加了70左右人口向老年人口发展。

(三)独生子女压力重重。1982年9月计划生育被定为基本国策后,80后、90后、00至2015年多是独生子女,他们结婚后,每个独生子女家庭面对的是4个老人,而4个老人的父母又有一代老人,生育的子女面临教育、健康、成长,抚养比加重,生活中各种压力影响二孩、三孩出生,导致0-14岁人口生育率占总人口比下降。

(四)生育人口生活理念更新

1、生活环境改变人口生育。一是当今的育龄人口80%的是独生子女,而独生子女生长环境优越,基本上是在爷爷奶奶、爸爸妈妈的呵护下长大的,他们打破传统传宗接代婚姻观,对生活的质量要求比较高,结婚后不急于要孩子,产生丁克家庭;二是民间婚姻陋习,礼金一路高涨,结婚年龄从2010年之前的男22岁,女20岁,不断的向30岁以上延伸,结婚人口年龄增大,导致0-14岁人口生育率占总人口比下降。

2、生育人口注重人口质量。独生子女的成长环境让他们从小就懂得文化的重要性,对生育人口文化教育很重视,尽管有政策支持,但生育人口家庭仍然面临着养二孩的经济支出、兼顾第一个孩子优育、教育、培养等过程,部分育龄妇女生育导致经济收入减少或者中断,例如:在私企、公司工作的育龄妇女生育一孩、二孩、三孩工资减少,有的没有工资等状况存在,并不是所有的家庭都会积极要二孩,部分经济能力强的人口转移到教育水平更高的大城市买房、租房为孩子转学读书,导致0-14岁、15-59岁人口占总人口比下降。

3、离婚率上升2010年至2020年离婚率上升,部分育龄妇女离婚后外嫁带走孩子,造成0-14岁人口和15-59岁人口生育降低。

4、性别比构成不平衡。重男轻女根深蒂固,个别多女户不排除有漏报现象、人为流产现象存在,也是0-14岁人口占总人口下降的原因。

(五)人才流失现象存在2010年至2020年十年间贵港市人口教育事业水平大幅度提高,大学(指大专及以上)文化程度人口28.05万人,比“六人普”增加16.02万人(部分学生户口迁入学校所在地);但大学毕业之后返回本市的高材生不多,存在为其他城市做嫁衣现象,导致18至59岁人口占总人口比下降。

(六)公益组织力量薄弱。儿童、老人群体市场空白。儿童公益组织满足不了儿童群体的需求,也满足不了老年人口的需求。

三、平衡人口发展的建议

(一)统筹人口发展红利政策。虽然当前老龄化趋势已不可逆转,但通过及时调整和完善生育政策,可延缓老龄化带来的负面影响。国家通过人口生育政策创新,制定有利于人口发展的普惠政策,创造人口成长过程优质服务,从一个育龄妇女怀孕开始到生育人口成长至十八岁的教育、卫生、各项人口福利,生育奖励等措施要配套完善。

(二)提高人口服务质量。创新养服务模式,减轻生育人口压力,为生育人口调整二次人口红利,但要注意的是人口服务设施比较容易建成,重点是服务人员的素质。例如:幼儿园、养老院有虐待儿童、老人行为,原因是服务人员素质低下,服务人员在上岗前首先培训法律法规,提高人口服务素质,把人口服务列入长效制度、绩效考核,管理部门远程监控,线上共享,发现虐待儿童、老人事件立即进入法律程序,绝不手软,发现问题,按规章制度严格执行。给育龄人口一个轻松的人口生态环境,促进人口结构逐渐向平衡发展。

(三)科学创新人口成长、养老形式。按照各种不同人口家庭状况制定一孩、二孩、三孩成长措施和养老形式,例如:可分成家庭亲人带娃、抚养老人;社区托儿所、托老所,以日托、周托、月托、全托等形式照顾孩子、老人;以其他科学有效方式照顾孩子、老人。

(四)增加生育及养老财政支出。随着老年人口的增加,老年群体的各类需求相应增长,而劳动力人口减少,政府增加儿童公益组织和养老方面的财政支出,并且随着二孩、三孩人口增加及老年人口的增加而相应增加。财政支持儿童和老人权益实现。

(五)扩大儿童、老人公益队伍。用科学发展的眼光,及时扩大儿童、老人公益组织,从机构战略发展的高度未雨绸缪,为未来可能出现的资源减少做好准备;在实务层面,继续提高机构及人员的专业性,服务性。

(六)实行政府机制帮扶。经济收入是人口供养的重要来源,贵港市本土手工业、农业特色等产品琳琅满目,中国已经进入大数据时代,政府组织培训网络技术,为育龄人口家庭建立个人网络平台,坐在家里就可以做电商,通过网络平台出售本市产品,足不出户增加家庭收入。

文件下载:

关联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