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工”荣光】张云:一心为民 用科技创新助力广西公路建设 - 部门动态 - 广西贵港市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 www.gxgg.gov.cn
微信
智慧荷城
简体版|繁体版
支持IPv6
当前位置:首页 > 部门动态

【“杰工”荣光】张云:一心为民 用科技创新助力广西公路建设

2021-09-26 16:30     来源:广西科协网     作者:黄一峰 马丽婷
分享 微信
微博 空间 qq
【字体: 打印

他是广西的稀土专家,为广西稀土产业发展提供了决策建议和依据;他参与过国家和省部级科研产业化项目40多项,为国家科技创新做出突出贡献;他致力于稀土重点科技创新及项目技术攻关,积极、务实地推动先进技术成果转化。

▲中铝广西有色稀土开发有限公司高级工程师 胡振光

稀土是元素周期表中镧系元素加上钪(Sc)和钇(Y),共17种元素的总称。它因独特的物理化学性质,广泛应用于新能源、新材料、节能环保、航空航天、电子信息等领域,是现代工业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元素,被誉为现代工业的“维生素”。我国是当今世界上稀土储量和出口量最多的国家,而广西稀土储量位于全国前列,也是稀土开发保存最好的省份。

提到广西的稀土,不得不提及一个人,他带领团队开创了广西稀土产业科技创新与技术进步的新时代。他,就是中铝广西有色稀土开发有限公司稀土专家、第二届广西杰出工程师奖获得者胡振光。

每一段经历都是一生宝贵的财富

上世纪90年代,深圳仍是打工者逐梦的乐土。1998年,胡振光以优秀毕业生的身份从中南林学院化学工程与工艺专业毕业后,来到深圳开启了他的人生新旅程,成为香港新生集团深圳公明马达制造厂的一名员工。这看似为求生计的职业却成了胡振光将来从事科研工作的起点,他说:“在这个工厂让我对科研工作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其中的缘由,还得从三件小事说起。

初生牛犊不怕虎。刚入职的胡振光被安排在品管部门,在工作中,他发现厂里使用燃烧法测定含油轴承的方法误差比较大,于是自己设计了一种新方法——化学溶剂法,用新方法测出的某进口轴承含油率指标比设计的要求低了3%,于是他决定拒收所有不合格的轴承。这引起了高傲的国外供应商(全球前三)强烈不满,他们先后3次派人到中国调查论证检测方法,但每次结果都是新的检测方法无懈可击。最后一次,国外供应商的博士老板亲自到中国进行辩论,但最终不得不承认他们自己的设计缺陷,并承诺修改设计和生产工艺。

此事过后,有一段时间该厂出口到欧、美和澳洲的交流马达由于电机震动过大被连续退货4个多月,公司技术设计部门始终找不到问题所在,公司老板几近绝望地说:“再不解决这个问题,公司就要破产了!”知道这事后,胡振光找到部门经理,表示想参加攻关组试一试。可是得到的回答却是:“你是不是在开玩笑?这么多专家都搞不定,你一个刚毕业的‘学生仔’能搞出来?” 胡振光很受伤但也很不服气,于是他默默地和一个一同进厂的同学白天工作,晚上做试验,仅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找到了解决方案。老板乐坏了,亲自从美国赶回来对这两个“不起眼”的小职工进行嘉奖。

还有一件事更令他印象深刻,该厂的交流马达在生产过程中一直存在转子冲压轴支划伤影响马达性能的老问题,七八年过去了都没解决,大家都不愿去碰。胡振光对比日本富士马达的工艺,认为自己应该能解决这个问题。他先后向工模部、五金部、夹具部提出了5个改进方案,但都因为投资过大或涉及面广被否决,甚至被嘲笑“你懂不懂模具?”“你懂不懂五金?”带着强烈的挫败感,胡振光静下心来,一个工序一个工序的研究,有时甚至彻夜不眠,半夜有个好的思路,马上爬起来计算、画图。因为得不到生产部门的立项支持,他只能利用夜班到车间求老生产线的工人偷偷配合做实验。终于在经历半年多无数次的失败后,他找到了一种成本极低的解决方案,并向公司写了建议。一天,一个香港理工大学的郑姓博士找到胡振光说:“听说是你解决了新生集团AC马达的轴花问题?我看了你的文章,真的很棒!”。

这三件事在公司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一个学化工的年轻人竟能解决机械电子方面的问题,这不得不令人敬佩。同时也激发了胡振光对科研的浓厚兴趣和爱好,虽然很苦很累,但他觉得很开心,这段经历对后来他人生影响很大。

▲胡振光进行稀土萃取分离实验

上了年纪的老一辈总有“铁饭碗”的心结。在深圳刚扎下根的胡振光拗不父亲的一再要求,于2000年回到南丹老家,成了一名公务员。9年的光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到2009年胡振光已成长为小县城里一名身居要职、令人羡慕的科级干部。但作为一名对技术和科研有执念的理工男,他总感觉自己有劲使不出,一度感觉很是郁闷。

“再也不能这样过,再也不能这样活!”2009年,怀揣科研梦想的胡振光毅然加入刚组建的广西有色集团稀土开发有限公司。当时他的很多领导和同事都难以理解他的这种选择。他却不这么想,他说:“搞技术搞科研工作是我的梦想和追求。” 而这一段公务员工作经历,却在他后来的科研生涯中逐渐体现出了别样的价值。

“每一段经历对我后来的成长和发展都有价值,都产生过巨大的影响。”胡振光这样告诉记者。大学时代他把自己定位为“理工男”;在深圳打工时三次比较出彩的技术创新尝试,开启了他对科研的兴趣;在公务员队伍工作让他学会了跳出一个技术人员,站在一个公共管理者的角度去思考科研和创新的问题。至于后来他参与企业的科研开发和成为桂林理工大学以培养科技人才为己任的人民教师,人生的每个脚步他都走得很踏实。

广西稀土产业创新发展的每一个规划蓝图都需要脚踏实地的去落实

11年的稀土企业工作岗位为胡振光提供了施展才华的舞台,广西稀土产业从无到有,再到创新发展,充满勃勃生机,胡振光既是见证者又是亲历者。

广西稀土产业起步较晚,产业基础也较为薄弱,国家一度把广西定位为资源储备保护区,但受2009-2010年稀土价格非理性暴涨,非法盗采稀土的情况比较严重。稀土是重要的战略资源,没有以创新为动能的科学健康的产业持续疏导,将势必导致战略资源的流失。在这种背景下,广西必须拿出有效的办法解决这一问题。作为中铝集团稀土板块科技骨干和广西稀土专家,胡振光参加了集团和广西稀土产业十二五、十三五发展规划编制,为集团和广西稀土产业发展提供了决策建议和依据。

编制团队提出“开采和保护并重”。他们认为,战略资源在保护中开发,在开发中保护,让资源能够科学开发,让产业能够健康发展。规划提出“一个中心,两个基地”,即一个研发中心(南宁),崇左和贺州两个产业基地。

▲胡振光(中)指导项目团队成员设备操作

如何发挥广西稀土产业后发优势?如何在起步晚基础弱的情况下,绿色发展,高质量发展?规划建议利用新技术,比如绿色高效的分离技术和建设智能化工厂,这些建议得到了自治区政府的采纳和国家部委的认可。随后的几年,中铝广西有色稀土公司经过努力,在崇左建设了中国稀土产业的第一座绿色矿山和数字化矿山,国土资源部给予了充分肯定。随后胡振光带领团队协助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编制了“稀土绿色矿山”行业规范。作为公司科技部的负责人,胡振光还协助公司积极整合内外部科技创新资源,联合北京有色总院有研稀土、中钢集团钢研纳克推动离子型稀土分离智能化工厂建设,使中铝广西稀土公司旗下广西国盛稀土成为了全国首个稀土分离智能工厂示范企业和行业标杆。

如何避免与稀土产业发展较好的省区产业集成和重复建设,是胡振光在规划编制和日后科研实践工作中重点考虑的问题。广西的稀土产业发展必须尽可能进行差异化发展,并根据资源和产业做出自己的特色,才能具备真正的生命力和核心竞争力。因此,胡振光在后续的工作中不遗余力地推进浸萃一体化绿色高效提取、特殊物性稀土化合物、稀土铝合金材料等规划项目的合作、实施,在后来的实践中都充分地证实这些项目对广西稀土产业发展的战略意义。

中铝广西稀土提出这一系列的规划和建议均得到政府的采纳和逐步落实,使得广西的稀土产业成为中国稀土行业的后起之秀,影响力稳步提升。

每一个难题都不会动摇他献身稀土科研的夙愿

围绕广西十二、十三五规划,胡振光与稀土打了10余年交道,参与了国家和省部级科研产业化项目40多个,深度参与的项目就达20多个。

每一项科研一开始只是有目标和方向,很难判定未来是否能够获得成功,有些理论上是可行的,但真正做不一定能做得出来,有些在实验室实验时做得很好,达到了理想的状态,但在工程化时就是做不出来。胡振光就遇到过不少这样的事情。工程化过程设备不支持、工艺条件不满足、技术参数不匹配……这些都可能导致实际生产达不到实验时那种理想的效果。他和团队进行钇锆陶瓷工程化项目时,就出现了这种状况。实验室效果很理想,但在工程化时关键反应设备的金属材料满足不了苛刻的反应条件要求,好不容易经过大半年的实验找到一种材料,可是加工成设备后还是满足不了。那期间,胡振光提出了不少优化方案,跑了大半个中国,一度到了设备加工厂家退钱也不愿意加工的地步,工程化工作中断了一年多。“那种过程的艰辛和痛苦简直就像孩子刚生下时就夭折一样,作为父母那是一种撕心裂肺的痛。”胡振光说。

还有一次,公司与黄小卫院士团队合作进行浸萃一体化项目的工程化研发,黄院士的浸萃一体化技术,解决了行业氨氮污染和放射性废渣难题,缩短了工艺流程,减少了化工原辅材料消耗和污染,提高了资源回收率。整个工艺在实验室实验和小试时很好,但到工程化却遇到了很大的困难和阻力,作为工程化实施的现场负责人,胡振光感觉压力特别大:“那种持续的高压和挫败甚至到了令人感到绝望和恐怖的边缘,以至于最后成功结题时感觉不到一丝兴奋和喜悦。”

探寻未知是科技工作者的使命。而有时候,他们的一些想法在旁人看来就无异于“堂吉诃德大战风车”。胡振光带领他的团队在进行稀土铝合金项目研发时就有人表示怀疑,甚至被当成一个笑话,但他坚定“稀土、铝资源和产业的优势结合会形成自己的特色优势”的信念。于是,他们从零开始,经过艰苦奋战,在缺乏资源、技术、人才、资金,甚至在一些领域没有国外前人研究资料可供参考的情况下,稀土合金研发取得了突破性进展。说到这,胡振光特别感激广西科技厅、广西科技创新驱动专项对广西稀土铝合金事业的支持,没有他们的支持,广西稀土铝合金产业不可能走在全国的前列。

▲胡振光(中)与团队交流稀土铝合金真空熔炼工艺

胡振光和千千万万个中国科技工作者一样,用自己的智慧为国家科技事业呕心沥血,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奇迹。他和团队研发的稀土铝合金:钪、铒、钇中间合金制备成本大幅降低,为规模化应用奠定了基础;研发的稀土高导热压铸铝的导热系数从75~90W/mK提高到140~180W/mK,有望打破日本、德国的技术垄断,解决5G压铸件导热铝“卡脖子”的问题,如今已在大功率LED上开展示范应用;稀土7系超高强铝合金,使7000系铝合金抗拉强度从560~650Mp提高到780~800Mp,该铝合金一经推出,即在国际展会上引起国外专家和企业的高度关注;稀土6系高强高韧铝合金,可使6000系铝合金屈服强度从150~260Mp提高到260~380Mp,高于Q235不锈钢,有望在5G智慧灯杆、通信工程承重杆架和汽车/坦克装甲轻量化上应用。

新技术成果转化其实并不容易,工程化的过程中会面临一个又一个难题。新品市场化时,军品认证周期长,难以短时见效;民品方面虽然性能出色,但又要与低端产品拼价格,市场一时接受不了。所以胡振光团队在做产品研发时,常常要遵循这样一种原则:科研要接地气,才能创造市场竞争力,科技才能转化为生产力。他们研制稀土铝铒、铝钇新工艺时就遵循这一原则,使得成本分别降低了30%和50%,让产品更具市场竞争力。如今,他们研发的一系列产品和工艺已在南宁、崇左以及区外的浙江、广东等地推广和应用。


文件下载:

关联文件: